森林里的一颗茶

谢谢各位粉我的小可爱的厚爱!
(◍ ´꒳` ◍)

文笔挫劣,多谢包含

请叫我焦冻的女朋友!!

随机掉落更新,all凯all,all杏担当,各种番都主bg,腐也食╰(*´︶`*)╯

一起变成更好的自己吧!

诈尸
_(:з」∠)_速涂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好喜欢阿策哦: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有人说辛夷脑丝是看了别人的文入坑的,我真的是笑死
然后顺便去翻了一下辛夷脑丝的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意外收获黑历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去翻完【冷圈】那些【并不太多】的tag,你将会看到最底下凯圈第一篇tag——对就是辛夷脑丝的黑历史。
小可爱们不如去翻翻?别有一番乐趣。

大山的子孙哟:

你们还以为自己是当年的蛋花太太和辛夷太太吗?根本没有人是看你们的东西入圈的,都是看那位神仙入的,辛夷花你不也是吗


推歌博主:



呵,过气老阿姨还以为你是那个辛夷教主吗,还不快看点人家太太的文感受一下冷门cp的美好




幸运咸鱼辛夷:







封神榜封神榜,后辈辛夷在此给各位老前辈抱拳了,冷圈幸甚有你啊。
敲打蛋花。
小透明就别瞎跳知道吗,你还当你是曾经的蛋花太太,其实你只是一碗紫菜蛋花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推歌博主:















继续圈你们的冷门优越感喂别人屎吧(笑)你们写出来的女孩和你们为人一样恶心




















忘了灯泡就是纯电阻电路傻fufu想了很久。
丢死个人了。
可能是我班物理上第一丢人的了。

_(:з」∠)_做作业摸起鱼

【山茶】1

       1.  

        我是茶子,没有姓,名字看起来很奇怪,因为这也不是那一对我血缘上的关系者给我挂上的代号。

  它来得随意,只因为曾经有一个人这么叫我,唠唠叨叨,还带着些儿化音,尾音需要稍稍卷起舌尖,让它显得俏皮而可爱——也许是该这么形容,即使这和我并不相符。
  
  她说:“你笑起来真好看啊!”
  
  
  
  
  
  女孩子长什么样,我已经忘记了。那副画卷被塞进了脑海中的回收站,然后连着回收站一起delete掉。脱离了记忆,像那些无谓而毫无存在感的灰尘,在这个世界悄然消失。
  也许是唯一一次连着回收站一起扔掉的东西了。
  自从那份无比美丽的犹大之吻进入那位Judas*的身体后。
  
  
  
  
  
  
  她的身体僵直,苍白,嘴唇是醉人的紫黑色。那双刻薄的唇曾经吐露对我的爱慕,也曾经吐露出虚假的谎言与轻蔑。她那天也许忘了涂口红,也许是不屑花费时间来应对我这样的人,总而言之,这让我能直观的看见我那完美的作品给她染上的艳色。
  
  我很高兴她这么做。
  
  
  
  
  
  即使那份面容在记忆中模糊不清,也不会妨碍那双唇和肢体动人心魄的美,像是死亡女神身上的纱衣,从此被迷了心魄的人便义无反顾地靠近她。
  我想,我也许是那时候起迷上了制毒。
  
  
  
  
  
  
  自从那以后,我很少再拥有情感上的波动,一条平直的直线,偶尔带有小小的起伏,像是古波平静的池子里偶尔滴入几滴水珠,接而荡起的微小涟漪一般。
  
  除了对于制毒的热爱。
  
  比起之前,只不过是再撕破了一层布料,露出内里腐败的东西罢了。
  
  Praise Poison, praise Hela.
  
  
  
  
  
  2.
  
  在监狱的日子分为两个部分,以得以进入实验室为标杆,为此我应该感谢那位大山。
  
  
  
  
  
  
  
  我曾为迟迟无法批准的那份申请抑郁和狂躁,天知道我是用了多少精妙的赞美词,多么衷心地表达自己一定会为他们鞍前马后,只为我能重新触碰到那些各色的,可爱可亲的试剂。
  
  就像是寄生生物脱离了宿主便无法存活,毒药已经溶于我的血骨。我疯狂地使用一切可以看到得到的东西用于制毒,可惜这些东西虽勉强可用,得到的粗糙的成品——不,不能叫做成品,也许只是幼儿的玩物。毒性尚可一观,可却远远无法达到我制毒美学的标准。
  
  之后,连这些粗糙的小东西都被那个名为禁言的狱卒收走。
  
  
  
  
  
  
  
  对它有多么热爱,就对这个情况有多么绝望,我后悔于自己的不加掩饰,如果稍稍注意一点,就不会和我的小可爱分离了。
  后悔,一个新奇的词,可我讨厌它。
  
  
  
  
  
  
  
  我甚至,对于那位可以自由进出实验室的少女产生了某种情绪——幽暗的,酸涩的,我怀疑有棘缠绕在心脏上,这种鼠李科植物带刺的藤条深深陷入肉中,让我憋闷刺痛得很。
  
  我之前的人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绪,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
  
  后来有人告诉我,这叫嫉妒。
  
  
  
  
  
  
  但我说了,我应该感谢大山,无论哪个方面。
  
  
  
  3.
  
  大山同意将实验室分给我三分之一,其实这个说法听着便知道主人的满心不爽,但谁会在意?我只关心我的试剂。
  
  比起之前,那三分之一已经很好的慰藉了我一度停跳的心。
  
  
  
  
  
  
  我雀跃地走向实验室,步伐比平日快了一倍不止,鞋底踏地声响沉重,远远不如高跟鞋来的清脆悦耳,但我喜欢,喜欢极了!
  
  我难得地对着路过的每一个人挂上真心至极的笑容,有的人狠狠抖了一下快步走开,有的人对我抛了个飞吻。
  
  然后我也同样笑着对我的合伙人,同租者大山打了个招呼。
  
  
  
  
  
  
  
 
  
  黑色的高马尾,厚重的刘海遮住了饱满的额头,五官长得是很好的,而能让我再次触摸到试剂的人,就算长得再对不起世界,我也能花式夸上天去。哦,有点夸张。
       
  我从曾经编好的赞美词中特意节选了一段,可还没从我的口齿中流出,她就已经开了口。
  
  “那一片是你的。”
  
  她指着一片明显被隔出来的场地说道。
  
  “不要吵到我。”
  
  这是我们的第二句话。

【TBC】

*Judas,犹大,《最后的晚餐》中背叛耶稣的人。

——卧槽走子入狱日,占坑一下

七海千秋生日快乐
……她真好啊!

生于地球,归于宇宙。

Rofix:

霍金,一颗向内辐射的黑洞。

如果光有生命,它一定在追逐空间,
但奈何空间不受光速限制,近乎狂躁的膨胀下去。
如果空间有生命,它一定在追逐时间,
但谁知时间早已越过空间的终点,奔向下一个永恒。
而我们只奢望追上光,因为追上了光,我们就摸到了时间。
能再回头看一看,昨日的浮繁世界,山外斜阳。

霍金一路走好……
……太突然了,我的天……
愿宇宙接纳这个伟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