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一颗茶

谢谢各位粉我的小可爱的厚爱!
(◍ ´꒳` ◍)。

这里阿茶,简称caca。

文笔挫劣,画技低幼,多谢包含。

吃all凯all,all杏,少天中心,各种番都主bg,腐也食但看情况╰(*´︶`*)╯。

感谢你们的到来。

上课摸鱼……
_(:з」∠)_今天的语文课实在无聊

小青超可爱der!

【武青】潇潇

.交党费了
.因为昨天是中元节,所以就摸了个相关片段
.战毕三年后

  
  是夜凉,武崧步于林边河畔,风起竹簌簌,小雨潇潇。他手持一把纸伞,却未打起,任由清风裹挟小雨吹面,带着些夏日里难得的寒意,倒是沁人。
  

  白糖他们已经歇下,只是他一人辗转难眠,遂起行。自黯消失已是三载有余,黑云散去万物复苏,一切都向着好的方面发展。
  

  而今日,这些大英雄们不约而同地回到了咚锵镇,回到了一切开始的地方。
  

  青石板路湿滑,他默默走在上面,中元历来是雨着的,是亡魂低低的哀诉,生魂婉转的思念皆化于此中。
  

  很适合。
  

  “怎么,武崧,可是睡不着?”
  

  女子清冽的声音传来,他蓦地抬起头,十几年来日日夜夜陪伴化作的点点滴滴羁绊,让他声音入耳之时就能明白那是何人。
  

  微雨,女子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他,她双手合拢于身前,周边弥漫着微弱的光华,与这暗色的天地格格不入,恰到其好地夺去了他所有的目光。
  

  ——小青
  

  他张了张嘴,到底是没喊出来,怕扰了这幅画卷。
  

  许是身宗韵力特性,明明下着雨,她的身周却不见一处濡湿。小青踱步过来,几年来,随着成长,她行为举止越发的温雅周到,现在即使在身宗行走,也无人再说她的不是。
  

  “还下着雨呢,怎的不打伞?怕不是沾染上了那丸子的傻气?” 她半是嗔怪半是调笑了一句。
  

  武崧依言,抬手打起伞,油纸的伞面上精心勾勒着花纹,正是小青旧时最喜欢的一把,她嘴边勾起一个笑,旋身挤入伞下。
  

  伞不大不小,恰容两人并肩。她们近乎紧贴着身体,却又隔着那么毫厘芥末的差距。两人的衣袖时不时摩擦,这点若即若离的感觉,反倒更令人紧张,不知该怨着还是该喜着这伞了。
  

  小青的体温冰凉,许是这雨带着的温度浸染,她嘟着嘴嚷了句,你们打宗的弟子阳气旺的很,可离我远些,燥死了。
  

  他顿了下,头上不觉黑线阵阵,还是体贴地让了半个肩膀,结果小青看他半个身子淋着雨,又把伞一推。
  

  “说什么你就做什么,以前怎老和我反着来。”
  

  ??
  

  这算什么,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
  

  他毫不怀疑如若不听,小青绝对会一水袖抽上来,这厮韵力不低,加上水火相克,抽上来可让他不太好受。
  

  叹了一声,这么一闹,却比之前倒是放松得多,依着这路,两人并行向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青石板路绕到了河边,他们也就顺着河边走了。
  

  猫灯晃晃悠悠地浮着,看起来挨挨挤挤的。成百上千的烛火照亮了这方天地,小青转过身,突然惊奇地叫了声:“诶,那灯好看!”
  

  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一盏猫灯极为突出,灯身让人精巧地雕成蝶形,染了青蓝,看起来似真的碧蝶翩舞般灵动。

        武崧笑了一下。
  

  “俺就知道。”
  

  知道什么呢。
  

  知道她会喜欢吧。
  

  于是小青难得孩子气地跟着这盏猫灯,水流时缓时急,它快她也快,它慢她也慢,武崧好笑地在旁边为她打伞,眼角眉梢都染上了星点暖意。
  

  猫灯的烛光照亮了两人的的侧颜,小青似乎有些累了,又慢慢悠悠地和他并行。
  

  “灯可真多啊……”
  

  “嗯,这十几年来,不知多少猫死去了。”
  

  “但好在,大家都继续往下走了,不是吗?”
  

  他止步,转过头,目光里带着涩然,张张嘴欲言又止,最后合上,只是撇着眉看她。
  

  小青没有停下,她慢慢地向前,然后转过身,面朝武崧,倒退着走。暗沉的天空隐隐发亮,浓云渐淡,她剪水眸子中映出的漫天繁星,恍如儿时他二人偶然窥见的那方夜空,同样美丽得令人心颤。
  

  “有些猫,我们救下了,有些猫,我们没能救下。”她微笑,眼里有流光闪动,“也许这天自冥冥有定数,世有因果轮回。就像黯终究被我们打败,就像有些猫注定离去,你追不上,也阻不断。”
  

  “这不是你的错。”
  

  武崧抬起手,她摇了摇头。
  

  “就到这儿吧,武崧。”
  

  有猫唱起了蝶恋花,婉转悠长的唱腔自远方传来,让人不觉泪沾青衫。
  

  “告诉丸子,大飞,明月姐他们,告诉妈妈和姐姐。”
  

  “走慢些,再慢些,特别是丸子,别给我过来!不然每天被他气得,又伤皮肤又伤喉咙!”
  

        潇潇雨将息,她的青衣水袖随着风飘动,显得如此飘渺和虚幻,武崧咬着唇,也不顾什么了,只想着拉住她的肩膀,将她带回这世间。

        一道轻缓的力拦住了他。

  “你也一样,武崧,雨要停了,就快些回去歇下吧。”
  

  她一甩袖,终是旋身离去,唱词合着远处的歌声,飘飘荡荡,归于那远方的沉寂。
  

  人道山长水又断,潇潇微雨闻孤馆。
  

  武崧忽然一阵恍然,回过神来,只余那一盏蝶灯闪着烛光,向远方飘去。
  

  【中元节,俗称鬼节,为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日。是流行于汉字文化圈诸国、以及海外华人地区的传统文化节日,民间有祀亡魂、放河灯、焚纸锭的习俗。 】
  
  【中元节为地官诞辰,祈求地官赦罪之日,阴曹地府将放出全部鬼魂,已故之人可回家团圆。】

xswl武崧,从入身宗之后在搞笑役上越走越远。
以及带上八百米厚的cp滤镜,武青到处是糖啊

我要让世人看见你的丑恶面孔

@未墨君

请多关照٩(ˊvˋ*)و!

辛夷_CHOI兄弟拥有者:

《利刃》预售链接8.8日20:00开放。链接👇
《利刃》预售

希望lof压画质不要那么厉害
凯莉中心本《利刃》终于准备完毕,在8.8与大家见面啦XDDDDD邮费是150江浙沪包,188内陆哦。预售结束会统一退款的!
二宣图感谢:禁言

原作:凹凸世界
性质:全龄向
预售时间:8.8日20:00~9.2
cp:all凯莉
文手:辛夷、大山、凉粉、无邪、小凡、默玖、茶、剪刀
画手:禁言、蛋花、烫茶
pv:柳延之
代理:美攻工作室
尺寸:b5
字数10w↑↓
彩图8p
★图数总和15+★
具体价格请看预售详情。预售截止9.2

关于抽奖👇
《利刃》抽奖相关

Vory__:

Mrs_Candy田:

大家心心念的水彩书出啦!保姆级讲解超级详细!包括灵感如何培养和如何接稿结算稿酬等内容~感谢大家的支持!点赞转载此文章两周后抽手工旅行手工本~我自己做哒独一无二的哦~对了 明天10号有直播画画过程~到时候来分享水彩经验~

关于某事

em……

昨晚那个事我是全程看下来了,现在记录一下,以免局外人或者后来的人不明不白。

【关于起因】

蛋花前几天挂人说说没怎么看,大致知道是对方擦边蛋花画风和模仿动作,还有手书分镜,但是没有要授权。
我个人认为可以判定为抄袭,这是先话。

【事件开端】

昨天对方小号来向蛋花道歉,并且答应发lof公开道歉,蛋花要求对方表明清楚,这部分截图在蛋花lof有,可以看一下。
这时候蛋花无意纠缠,并且私信完以后马上删了挂人说说。
争议标明:蛋花并没有要求删图

 
【事件过程】

首先一开始对方发的是:

【对不起
    以前的我真的很该死
    对不起……对不起……
    要取的取吧,没关系的。】

//这里本人认为……太模糊不清了,看起来像是对自己道歉自我负能之类的。
底下出现了不明原因但是安慰她的人,这两者之间是因果关系。//

然后之后几分钟,说说底下出现了【#我去画瑞凯吧】的tag

自此掀起评论浪潮,蛋花要求她明确表达事件经过。

接着对方发出了第二条lof,内容为【和蛋花私信的部分内容截图】。
底下解说为【右边是我小号,左边的人是蛋花】。

蛋花再次评论要求承认抄袭承诺不再学人画风。

对方编辑说说,添补了【我不会再学人画风对不起】

之后又是一阵评论浪潮。

后来有再进行一次声明编辑,但是因为本人没有截图所以记不清了……【
大概是底下加了一条【对不起对不起】
……金鱼的记忆力【

深夜的时候,评论中出现了应该是亲友的评论,这就不多说了,可以自己去看。

今早起来看见lof已经编辑成为:

【右边是我小号,
左边的人是蛋花太太

我承认
我曾经抄袭过她的雷凯手书shotgun
和嘉凯手书里的姿势图。
还没经过她本,人同意。

画,我已经删了
这错我不会再犯了,绝对不会了。
对不起】

最后对方又新发了一条lof:

【刚入门的时候技术不好,不知道要怎么画!所以就拿蛋花太太的画来练自己画画的技术就完全按照您的画画的出来!现在画风和蛋花太太很像甚至是撞车!当时没有经过蛋花太太您本,人的同意就拿你的画来练手真的对不起。以后我尽量改正我的画风。
真的对不起! ! !
我已经把所有自己抄袭的画删除了! ! !】

【后论】

至此,我认为,对方已经道歉,而且开启了关注七日内不能评论,无意纠缠。
通过蛋花的某评,本人也认为蛋花已经无意在此事上纠缠。【以上个人推论,有错误请指明,先下跪了】

粉丝,局外人等,无论何人,在不了解过程的情况下随意评论是极端不负责的行为,因此贴出这条lof。

而且终究是两人之间的事,他人请适度参与。
语言是一把双刃剑,在使用时也请注意。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希望此事能得到公正的评价。

言尽于此,感谢观看。

勇者王杰希④

今天的文字泡一如既往的可爱呢。

羊习习出场。

隐藏消息:预言家不为人知的乳名。

我和啊墨一人两条,5.6是她的了嘿嘿嘿。

前篇请翻tag→勇者王杰希